以英国为例感受人口增速与收入的奥秘

石家庄网 2019-09-01

英国人均实际GDP与人口增速曲线图,人均实际GDP已经全部换算成2013年的人均购买力,按照2013年英国人均36208美元的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为基础,推算之前的人均实际GDP。

这是一个简化曲线图,如果每年都有一个坐标点,曲线会更加曲折。从简化曲线上看,英国总体人口增速是下降的,特别是人均实际GDP相当于2013年的0.6万美元附近时,人口增速具有迅速下降的趋势。二战以后,英国外来移民因素干扰了英国人口增速的下降趋势,并且,鼓励生育的政策也起到一定效果。到1975年人口才开始负增长,只维持了连续三年的负增长,就在外来移民人口因素和生育鼓励政策的作用下,走出了这个人口增速低谷,人口增速恢复增长,并且具有逐渐增大的趋势,近期的人口增速保持了较大水平。或者这显示了一个重要事实,英国人口结构发生重大改变,导致生育率变化发生逆转。

在二战时期,由于服兵役人口增多以及战争因素带来的死亡人口增多,导致人口维持了几年的明显负增长。这是特别时期的情况,不具有代表意义。

二战前的英国本土人口可以方便的大量移民英国众多殖民地或移民美国,这自然降低了英国本土人口增速。不过,二战前的英国及其之后的英国人口人均寿命在逐渐提高,这增大了人口增长率,这个因素也许可以抵消英国本土人口移民出去对人口增速的影响。

英国是非移民国家(较少接收外来移民的国家),这自然具有非移民国家的特点,总体人口增速明显比移民国家慢,比如比美国人口增速慢。但是二战后的英国又逐渐成为一些人口的移民目的地,这促使英国情况复杂起来,人口增速开始偏大,并向移民国家的人口增速模式靠拢。

西部欧洲的发达国家都具有类似英国的人口增速变化情况,主要就是这些国家都逐渐成为移民目的地,成为类移民国家。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这些发达国家都是传统移民国家,现在虽然移民门槛增高,但是依然是移民国家,由于接收着外来移民,有着较高的人口增速。东部欧洲国家、日本、韩国都是非移民国家,现在情况并没有变化,由于很少有外来人口,甚至有部分人口移民出国(东欧人口移民西欧),这些国家的人口增速自然处于世界最低水平状态。

美国中央情报局数据预测的2014年英国生育率(妇女在生育期内平均预期的生育数)为1.9,这在发达国家群体中并不算低,这已经接近2.1的人口世代可更替水平,这几乎可以促使英国人口保持增长状态。来自联合国的数据显示,2000年到2005年的生育率为1.7,2005年到2010年的生育率为1.82,生育率呈现增长情况。这显示外来移民人口已经开始对英国生育率产生明显影响,大约可以提高英国生育率20%左右。(本书用到生育率数据,凡是2014年的数据都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2000年到2005年的生育率,和2006年到2010年的生育率都是来自联合国机构的数据。)

以英国为例感受人口增速与收入的奥秘